六月三日女兒滿18歲, 六月四日 她從高中畢業。


 


滿18歲,在生命歷程有其特殊重要的意義,代表從此有了投票權,可以考駕照,幫媽媽買米酒不會被店家拒絕……..在法律上算是成年了,從此她該為她自己的行為負全部的法律責任。


 


高中畢業則是通識教育的結束,從此她將邁入大學進入專業領域,可以悠遊於喜愛的設計相關科目,不必再辛苦的K不喜歡的史地或理化。她也將離家住校去,脫離媽媽每天的絮絮叨叨。


 


 


...........................


 


 


我清楚記得:將近18年前,女兒才五六個月大的某天,我被自己的夢嚇醒,我夢到自己來不及參與女兒的成長女兒就唸小學了。今天,這個曾經令我驚嚇不已的夢依然清晰在腦海,感嘆的是歲月匆匆,如今女兒已高中畢業,過往教養的辛勞與淚水,有如南柯一夢,倏忽而過。


 


女兒小時候就很“精”,對答反應很敏捷。滿一歲就會說話也會走路,有一天,她的小阿姨抱起她問:「婷婷!妳怎麼那麼“精”啊?」她馬上回答:「我本來就那麼“精”呀!」小妮子是家族中的第一個小朋友,深得舅舅阿姨們的竉愛,跟著外公外婆在鄉下住到四歲才被我帶回台北上幼稚園。擁有鄉居童年的她,幼年過得逍遙自在!


 


小學時期的女兒乖巧可愛,除了拓展人際關係的功力一流,功課還算不錯。中學的她可就讓我頭痛萬分,她有個長長的青春期,如脫韁野馬一般,我行我素,我難以駕馭掌控,而她自己也是跌跌撞撞,功課一落千丈,每學期總在驚險中渡過。我則被她的率性訓練得心臟超強,為了避免親子過渡衝突,我只能靜候這匹小野馬玩倦了。幸好高三時她懂得懸崖勒馬,及時回頭,最後奮力一搏,成了全班進步最多的一個,也順利推甄上大學景觀設計系。


 


 


.............................


 


 


女兒的叛逆與率性讓她很獨立,她的大學甄試過程我沒參與太多,除了潤飾自傳,她有她的堅持,不放手我會跟她有很多的衝撞,是她訓練我放手。


 


4月份面試的那天是個綿綿細雨天,她老爸開車帶她到大學校門口就離開了。她要帶畫具、顏料、切割版、作品集、加上自己的包包,手上掛滿了東西,還要撐傘,就這樣自己走入校園迎接挑戰。


 


早上考術科三小時,題目是:請畫出最難忘的一次用餐經驗,把它帶給你的感受或想法做成一個抽象的模型,並加以文字敘述。


 


現場發下一張4開的西卡紙,一張厚紙板,二個半張A4影印紙,厚紙板的一半規定以文字與作畫呈現,另一半必須是立體模型。


 


事後聽女兒敘述她的創作構思,我竟第一次為女兒的思想感到感動。她的作品以黑色為底,文字與作畫呈現的那一半畫二隻手要一個會發光的麵包。她說因為她最難忘的一餐是參加飢餓三十的活動,讓她體會食物很珍貴。(哈!雙子女兒很會掰!她根本從未參加過飢餓三十的活動)


 


立體模型的部份做一高一矮二個高塔,矮塔上是一個穿西裝打領帶的人躺在塔上,一手拿魚一手拿肉,滿地的食物碎屑。另一更高的塔上頂端有一個麵包,塔底下有一個很髒的紙片人跪在地上,雙手合十朝拜著肯求得到麵包。光聽她敘述,我就覺得她的創意定能得到評審教授的青睞,果然事後驗證她的術科拿到很高的分數。


 


考完術科到面試中間有將近五小時,她就在校園中拍校園特色及系館,及設計學院附近的設施,找機會與學長姐聊天。因為來面試前她曾看過高中學長姐留下的資料,知道系主任喜歡與學生在某個地方喝咖啡交換心得,她就特地前去拍照,面試教授剛好問到:「妳從校門口走到系館,一路上有沒有特別喜歡的景觀?」她事前的觀察及拍照給足了思考與準備的時間,所以回答起來很流暢。


 


其他的問題及測驗還有:為何父親學建築而妳要申請景觀設計系?是誰啟發你對植物的興趣?請自行介紹作品集中的部份作品。觀察三種葉子後將它描述出來。玩圖卡分類遊戲。


 


面試完在校門口看到公車,她問了司儀多少錢?司機說17元,她沒零錢,就請司機等一下,跑到幾十公尺外的便利商店換零錢,司機也很有耐心的等她。公車只開到火車站附近,對當地完全陌生的她就一路問到火車站,搭火車回到台北。她不害怕,我也不擔心。我知道,我的女兒够精够獨立。


 


她是極少數沒有家長陪同面試的考生,她還嘲笑那些面談前接受父母耳提面命的人,認為他們這麼大了還無法獨立,像個小學生。


 



在年輕的草莓族群中,女兒的闖蕩能力讓我感到欣慰。雖然叛逆讓她的中學生涯摔得鼻青臉腫,但我的支持與鼓勵没斷過。我不知道我給她的背後支援是不是讓她有爬起來的力量?現在的她也依然自我。至少,身為母親的我,看她順利通過大學門檻,即將進入自己喜愛的科系,可以暫時解除現階段教養的壓力,也可以大大鬆一口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信子 的頭像
風信子

風信子生活手扎

風信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