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常去拜拜的土地公在民國88年友達光電建廠時遷移重新修建,遷到現在的位置上


 


 


 



 


 


 


大財團的開發,給了山村居民一個機會,這裡的先民早年向林本源家族購買土地,因對土地登記制度的不瞭解,導致方圓上百甲土地的權狀所有權與土地使用權不符,財團的開發無疑是村民絕處逢生的大好機會。而管轄我家的土地公,也因此而入大厝


 


 




上圖是我童年時土地公的樣貌,小小的土地公廟是由石材雕砌而成,後面有半月形的土坯做為靠山,土坯上種滿了竹子與相思樹,蓊鬱茂密。在燒柴的年代,鄉下任何的枯木都不會留到隔天,很快地被撿走,唯獨土地公旁的枯木沒人會撿回家,任其在原地腐朽長木耳,可能年年都有,我對枯木長木耳印象特別深刻土地公左邊還有一根大大的傾斜枯木,是我們去拜拜時玩翹翹板的好地方,土地公週圍的一草一木,每一顆石頭,都有我童年深刻的回憶............  (延伸童年的土地公


 


遷移時,財團大力的協助因為這個土地公廟是當地居民很重要的信仰,舉凡各大節慶、播種豐收、賣大豬、嫁娶..........大大小小的事都要向土地公稟報財團初來乍到,民心趨向總要顧好。於是幫土地公的百年石頭老家一起搬到新家裡,廟中廟的奇景還曾在前幾年的報上被報導過


 


這一天,我特地帶了相機想留下廟中廟這個景象,到了之後才發現,落成沒幾年的新土地公廟又改建了,而我童年最深的印記,土地公的百年石頭屋也隨著改建被摧毀了,我的心也被重重的敲擊了好幾下,當下覺得既痛心又不可思議,是誰如此粗暴?是誰這麼沒文化?


 


聽說是有人夢見土地公來託夢,說土地公想換大點的房子,就是這個可笑的原因促使了這次的改建。一代新人換舊人,記憶中的景物也好像理所當然的不斷汰舊換新,改建時有人用心去思考過嗎?只有當我們保存越多共同的記憶,這塊土地才會值得大家留戀呀!居民的素養不足,我們的財團呢?心態是交差了事嗎?


 



 


展新富麗堂皇的土地公廟讓人參拜時更舒適方便,但,我是個嫁去外地的人了,無能為力,來此,只能追憶著那個被蓊鬱竹林圍繞的土地公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信子 的頭像
風信子

風信子生活手扎

風信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