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秋的假日,兒子選擇了他老爸的懶散休閒方式,不願陪我爬山,我獨自參與格友Money的爬山活動。


 


隨著小男孩的長大,我希望他們忙碌的老爸有更多時間參與他們的成長,也讓平日繞在他們身邊叨唸的老媽我有點屬於自己的空間,早上7點鐘,我悄悄地離開睡夢中的他們,享受二十年來難得獨自出遊的一天。


 


Money大哥看到我獨自前往,馬上變更原本輕鬆的行程。改去哪裡?我弄不清楚,也不想問清楚,跟前輩出門,我儘管享受輕鬆自在。


 


車子行經大直、故宮、至善路,這一段我還認得,接下來的地方就陌生了。應該是往金山萬里方向走吧!我這麼想著。從未走過這條路,一路上我喜悅地東張西望。車子經過風櫃口開始下坡,途經靈泉寺及幾處古道的入口,這一路好陌生、好新鮮!


 


最後來到一個路的盡頭停好車,Money大哥指著前頭的二座小山問大家,要爬這邊繞一圈下來?還是爬最高的那座磺嘴山?還警告我說若能爬完磺嘴山下來,就能去爬玉山了。其實,我一點概念都沒有,只覺得眼前的山不比合歡山北峰可怕呀!帶著小孩都能爬合歡山北峰了,我自己來爬磺嘴山應該更不是問題,於是,我接受了這場考驗。


 



(回來後我查資料才知道,我們停車的地方屬於萬里鄉大坪村,是一處山區的小平原。)



 



這裡屬於陽明山國家公園管轄的區域,據說磺嘴山屬於生態保護區,入山是要登記申請的。我們循著水流豐沛清澈的水圳前行,我不禁暗自驚嘆:好純淨清澈的水啊!原來台灣還有這麼多美好的地方!


 


前行不久就進入林木茂密的森林區,小徑蜿蜒在溪谷邊,水聲淙淙,濕潤的山澗綠意盎然,清新脫俗,我愛極了這樣的地方!


 


 





40分鐘後我們離開溪谷,開始一段較為陡峭的山路,即使才10來分鐘,但足以讓人汗水淋漓。



 



鹿崛坪山,海拔645M。


 



左二的阿伯是路上臨時加入的,短暫的相逢也是縁。我們背後的山就是我們的目標,感覺上有點高,但我樂觀以對。







當我們靠近這窪水時,突然有一隻鳥因受到驚嚇而振翅起飛,據山友說這個水池有時會有成群的候鳥,今日無縁看到。


 



這段小徑泥土鬆軟,地上不時出現偌大的牛腳印,聽說這裡有自由放養的野牛。





上磺嘴山的前段路在林蔭下,舒適宜人。







接近頂部是一片莽莽草原,小徑淹沒在高過人的芒草中,除了必須奮力撥開草叢才得以前行,還要注意腳步有沒有踩穩,幸好穿了長袖,否則走一趟下來必會傷痕累累。


 




當在芒草叢中奮戰時,我覺得自己有如誤闖叢林的小免子,最後好不容易殺出重圍,重見天日,累得我坐了下來,動也不想動。其實,爬到山頂享受壯濶的草原與藍天是很令人感動的,辛苦還是有代價。





 



磺嘴山,海拔912M。


 



 



Money大哥說地上的這條是防迷線,是國家公園為了防止登山客迷路而設置的。因為這裡天氣很不穩定,一不小心就會迷失在雲霧中,有了這條指引線,就可以讓登山客找到下山的方向。


 






下到半山腰已是下午一點多,就地在一個平緩的空地野炊。何大哥說得好男主外,女主內」,看他的架式就知道,我可以儘管享受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悠閒,他的香煎鹹豬肉有口皆碑,配上Money大哥的小酒,可讓我差一點醉倒在這山林裡。





 





山菊,從數百公尺到一千多公尺山谷、溪澗等陰溼地方常見的植物,有數種近縁種,常大面積聚集生長。由於葉型與八角蓮類似,讓我誤以為見到的是八角蓮,幸好懂得「於不欵處有疑」,回來查圖鑑後確認路上見到的是山菊。



 




酒精的作用讓腦袋有點茫然,簡簡單單的,無法去思考太多,我帶著微醺下山,靜靜地踏穩每一個步伐跟著走,直到回到溪澗邊,終於清醒了。


 



這片平緩的草原曾經是梯田,田埂還依稀可見,山腳邊前人墾拓時堆砌的石坎仍在,但已被淹沒在荒煙蔓草中,滄海桑田,令人不勝噓唏。


 



小小的土地公,依然孤獨地守護著這片人去樓空的山野。


 



再度回到林木森森的小徑享受芬多精,此時完全清醒的我,身心靈均輕鬆無比。當然,最要感謝何大哥的憐惜,一路幫我把背包背下山,歐巴桑搖身為深受寵愛的小女子,內心有著無法言喻的開心!


 



四點多,回到北基農田水利會大坪圳幹線,全程走了六七小時。我也很意外不常爬山的自己有毅力可以走完,Money大哥說我可以去爬玉山了,我不敢多想,只期許自己可以在忙碌中把握每一次機會,盡情享受大自然


 


我還是要非常感謝同行的每一位夥伴,因為你們的照顧,讓不常爬山的我可以更有毅力挑戰自己的體能。今年最開心的事,就是能認識各位登山前輩,帶領我重享大自然的懷抱!


 


 



 

全站熱搜

風信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