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因為一連串的誤解,團體裡出現了人際問題。雖說我們研習EQ多時,但碰到問題仍難以雲淡風清理性處理,畢竟每個人都是獨特的個體,別人要如何想如何解讀事情,實在難以掌控。有時事情就是這麼巧,完全無心,也不知為什麼會這樣,於是誤會就產生。


 


 


有的人就是堅持自己的理念,自己的做事方式,一定要劃清界線,這個誰做那個誰做。在志工團體裡,我一直很欣賞「雁行理論」,我們應該相互關懷照應,順著團體的共同目標前行,夥伴如果累了,有時間有能力的人可以及時補位,我們要能容許夥伴暫時放慢腳步。如果志工團也要像企業把職位劃清,不容許夥伴越權,一定要按某種程序才能做事,是不是這樣太官僚?志工團是一個付出愛心的地方,每個心中要有更大的包容與愛,團體才能長久。


 


 


人生是不是應該為自己及他人保持一點彈性?尤其在志工團裡,如果凡事都硬梆梆,衝撞的力量會很大,萬一有事時,受的傷害也較大。


 


 


我一直很怕觸動人心的問題,覺得自己這部份很木訥,很笨拙,一直希望做個善解人意的人,體貼他人的人。但是「一樣米養百樣人」,我們真的很難面面俱到把週遭的人都照顧得很好。人生的功課永遠不斷,人際衝突難以避免,就當是老天給我們的磨鍊,做人是需要不斷學習的……….


 


 


從事件中再去驗證很多道理,發現真的是「知易行難」。如果每件事都要經過碰撞才能領悟,人生也未免太辛苦了些!


 


 


今天剛好看到「顏回輸冠」這個小故事,內心又豁達了起來。是啊!人生有什麼好爭的呢?與朋友爭贏了,可能輸掉友誼,何必呢?凡事退一步海濶天空,事情能順暢就好了,不是嗎?


 


 


與大家一起分享以下的小故事:


 


 



「顏回輸冠」


 


顏回愛學習,德性又好,是孔子的得意門生。
一天,顏回去街上辦事,見一家布店前圍滿了人。
他上前一問,才知道是買布的跟賣布的發生了糾紛。


 


只聽買布的大嚷大叫:「三八就是二十三,你為啥要我二十四個錢?」

顏回走到買布的跟前,施一禮說:
「這位大哥,三八是二十四,怎麼會是二十三呢?是你算錯了,不要吵啦。」

買布的仍不服氣,指著顏回的鼻子說:
「誰請你出來評理的?你算老幾?要評理只有找孔夫子,
錯與不錯只有他說了算!走,咱找他評理去!」

顏回說:「好。孔夫子若評你錯了怎麼辦?」

買布的說:「評我錯了輸上我的頭。你錯了呢?」

顏回說:「評我錯了輸上我的冠。」二人打著賭,找到了孔子。

孔子問明了情況,對顏回笑笑說:
「三八就是二十三哪!顏回,你輸啦,把冠取下來給人家吧!」

顏回從來不跟老師鬥嘴。
他聽孔子評他錯了,就老老實實摘下帽子,交給了買布的。
那人接過帽子,得意地走了。

對孔子的評判,顏回表面上絕對服從,心裡卻想不通。
他認為孔子已老糊塗,便不想再跟孔子學習了。

第二天,顏回就借故說家中有事,要請假回去。
孔子明白顏回的心事,也不挑破,點頭准了他的假。
顏回臨行前,去跟孔子告別。
孔子要他辦完事即返回,並囑咐他兩句話:
「千年古樹莫存身,殺人不明勿動手。」

顏回應聲「記住了」,便動身往家走。
路上,突然風起雲湧,雷鳴電閃,眼看要下大雨。
顏回鑽進路邊一棵大樹的空樹幹裡,想避避雨。
他猛然記起孔子「千年古樹莫存身」的話,心想,師徒一場,再聽他一次話吧,又從空樹幹中走了出來。

他剛離開不遠,一個炸雷,把那棵古樹劈個粉碎。
顏回大吃一驚:老師的第一句話應驗啦!
難道我還會殺人嗎?顏回趕到家,已是深夜。
他不想驚動家人,就用隨身佩帶的寶劍,撥開了妻子住室的門栓。

顏回到床前一摸,啊呀呀,南頭睡個人,北頭睡個人!
他怒從心頭起,舉劍正要砍,又想起孔子的第二句話「殺人不明勿動手」。
他點燈一看,床上一頭睡的是妻子,一頭睡的是妹妹……

天明,顏回又返了回去,見了孔子便跪下說:
「老師,您那兩句話,救了我、我妻和我妹妹三個人哪!
您事前怎麼會知道要發生的事呢?」

孔子把顏回扶起來說:
「昨天天氣燥熱,估計會有雷雨,因而就提醒你『千年古樹莫存身』。
你又是帶著氣走的,身上還佩帶著寶劍,因而我告誡你『殺人不明勿動手』。

顏回打躬說:「老師料事如神,學生十分敬佩!」

孔子又開導顏回說:
「我知道你請假回家是假的,實則以為我老糊塗了,不願再跟我學習。
你想想:我說三八二十三是對的,你輸了,不過輸個冠。
我若說三八二十四是對的,他輸了,那可是一條人命啊!
你說冠重要還是人命重要呢?」

顏回恍然大悟,「噗通」跪在孔子面前,說:
「老師重大義而輕小是小非,學生還以為老師因年高而欠清醒呢。
學生慚愧萬分!」從這以後,孔子無論去到哪裡,顏回再沒離開過他。

退一步海闊天空!凡事硬要爭到贏!又一定就是真贏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信子 的頭像
風信子

風信子生活手扎

風信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