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是個用心過生活的人,工作之餘把住家旁的空地開闢為菜園,半年後,原本貧瘠的黃土地變成一畦畦的菜圃,我深感幸福可以分享到他豐碩的收成。


 


 


2007年元旦這天,為了貪圖弟弟的有機蔬菜,我們開車一個小時回去鄉下,採摘了三十幾棵芥菜,給大妹十棵,其他我自己保留。


 


 


這麼多的芥菜要做什麼呢?當然是醃酸菜最棒了!


 


 


在這乾冷的季節裡,思緒不自覺拉回小時候每當冬天芥菜收成時節,媽媽會選一個有陽光的日子砍芥菜,一顆顆砍下的芥菜就放在菜園裡透過暖烘烘的冬陽萎凋。經過一天的陽光曝曬,失去水份的芥菜在傍晚時已脫去部份水份變得軟軟的,小孩的工作就是去菜園裡將芥菜收回家放在院子裡,媽媽搬出盬巴,在一個大陶缸裡一層芥菜一層盬,擺二層後就叫小朋友站上去踩踏,踩到盬份進入葉片中,看起來有熟透感再放第三四層繼續踩,直到一缸滿滿的芥菜。


 


 


在冷冽的冬季裡,有時加上冬北季風的吹拂,常把我們的小腳凍得紅通通的,但在家事很多的年代裡,踩鹹菜這個工作相較是比較輕鬆有趣的,還可以與媽媽聊天,於是兄弟姐妹常為了爭誰要承接這份差事而爭得面紅耳赤。冷風刺骨、斜陽、蕭瑟......交織著我童年醃酸菜的記憶,曾經的無奈不復再,留下的是甜蜜溫馨的回憶!


 


 


 





弟弟在為我挑選碩大肥美的芥菜!


 




 


小兒子抱著舅舅砍下的芥菜,笑得合不攏嘴!



 



二十幾棵芥菜扛回台北是很嚇人的,三大捆,當搬下車的那一刻路人很好奇,不知為何這個人要這麼多芥菜,我只好迅速搬到頂樓,以免引起太多人側目。


 


經過二天一夜的萎凋,1月2日晚上把所有的芥菜搬到浴室中,讓醃酸菜的記憶在這小小斗室中重現。我沒有大陶缸,只好用兒子小時候洗澡的澡盆,一層芥菜一層盬,擺好後就讓小兒子站上去踩踏。



 



 




我在一旁則一棵棵搓揉,記得以前媽媽只醃少量酸菜時也這樣用搓的,搓的時候就像洗衣服一樣,一下子功夫芥菜就變色了。

 




搓好或踩踏好的芥菜可以先用清水洗淨,再找個大水桶,套上大塑膠袋,把芥菜擰乾放入,放的時候一層芥菜撒一層盬,之後把塑膠袋綁起來,上面壓石頭就等著開封收成了。在都市中沒有石頭可以用其他的重物取代,像我就用花盆。據長輩說,搬到陽光下放置,發酵的過程可以讓酸菜的顏色看起來較黃較香,我就把它放在頂樓。


 


 


2007.1.12 醃製十天後,請看開封結果...............





 


開心到不行,生平第一次獨自醃製酸菜,成功!


 


我把酸菜用來煮酸菜湯,好吃得不得了,湯頭酸甘够味,客家味十足,當下決定,從此以後我再也不在市場買酸菜了,我打萛以後都自己醃。除了煮湯外,用來炒絞肉或肉絲也很下飯。酸菜的製作過程很簡單,沒有嘗試不知其中的趣味,自己動手做,我喜歡........


 


再二天過後,我把所有的酸菜裝罐放冰箱,一整個冬季我們家都可以享受到美味的自製酸菜呢!


 



 

全站熱搜

風信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