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可以暫時抛開一切庸庸碌碌,把自己放逐在另一個全然不同的空間。我喜歡偶爾的逃離現實,回來後又是一個全新的自我...........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


行走黔東南十天,全然不同的視覺與心靈感知,不管風土人文都是那麼的鮮明璀璨。一路上我一刻都捨不得歇息,雙眼注視著窗外的青山綠水,恨不得把每一幕大好風光烙印在腦海裡。


拜科技所賜,我真的把一路的美景都給留下嘍!


這次我帶了台千萬畫數防手震的數位相機,即使在"地無三里平"的貴州,坐車如騎馬般顛個不停,我依然可以隔窗瞬間抓住我想要的鏡頭。請您依著我忠實的記錄,一窺黔東南的山川美景,也隨我的鏡頭感受大自然的宏偉.........


 



在擁有97%山地的貴州,腳踏車無用武之地,山區裡的人有能力會選擇購買機車來代步,貴州是我在大陸見過最多機車的省份。在都市的洪流裡,我也選擇當個機車族,但在貴州,我卻又自私地不想見到它出現在這寧靜的大山裡。這裡是離開大利侗寨後回到S308省道上。




2007.7.25 中午回到榕江賓館用過午餐,車子要離開榕江縣城了。我們要再度越過層層疊疊的大山,拔涉二百多公里回到雷山縣.........



路看起來很平,坐起來感覺卻很顛簸。導遊說了一堆這裡路面溫度較高,導致車胎會自然上下跳動云云........台灣的氣溫不是更高嗎?我就沒遇過這情況,想來還是車子的性能問題吧!




車行過溪谷邊。




經過無數的梯田。




 



駛過吊腳樓。







小溪村前繞。




 











 



我的思緒飛揚在山水間.........







山谷裡的小水霸。





多虧防手震功能,車行在山路間,能留下這個美好鏡頭實在太開心了!........我抓住了剎那的永恒!





 



車子蜿蜒爬升到了大山上,美麗的梯田盡收眼底,我們特別下車拍照。感謝佩珊的單眼相機,讓我們在這如詩如畫的美景中全都變美女。











 



這裡的景緻絕絕無僅有,千里迢迢拔山涉水來到此,我們的這群孩子居然下了車在路邊抓昆蟲,在水溝邊又翻又攪,要走了還捨不得上車,在車門邊分享起自己的戰利品,管它的山川美景還是梯田...........唉!沒辦法,一群都市土包子,一路不是追雞就是抓蟲,忘情於大自然間是肯定的。...........只是,十年二十年後他們再回憶起這段旅程,不知留下的會是什麼?


 




走過小鎮。


 



大自然會對我們下馬威,所以大山的子民懂得崇敬它。




在黔東南的這幾天,完全感受不到貴州的"天無三日晴",每天艷陽高照,中午時間還挺熱的。這樣的天候是不尋常的,據說貴陽已連下了四天的雨,果真回程的河水已較湍急,部份路段開始有坍方現象。




 



七點多山區才開始有了暮色。



 




晚上回到雷山縣城,又回到先前來過的花都酒樓用餐。大陸人普遍還沒有尊重的觀念,在公共場所餐廳還是很多人不顧他人竟自吞雲吐霧,好幾次我們得仰仗領隊或導遊多方溝通,才能有個空氣清新的用餐之地。


上圖這位小姐是餐廳裡的服務人員,她在此工作一個月的工資是人民幣500元,她說老闆還嫌給得太多了。她屬花苗,家住雷公山附近,回家搭巴士要十元車資,我也沒概念多遠。不可思議的是,下車後還要徒步三個小時才到家,只能平均2-3個月回家一次。家中有三個兄弟姐妹,父母供不起她升學,國中畢業後就出來打工了。


要脫貧,離鄉打工是最快速便捷之道,否則,在大家都自給自足山寨裡,永遠都不會有掙錢的機會,唯有離開大山才能找到生命的希望。


黔東南山區裡的有些鄉鎮落後到你無法想像,有的鎮中心這幾年才開出一條能走小車的石子路,鎮上的概念就是幾間簡單的小店座落石子路旁,讓附近的村民能定時來這兒趕集,這是這裡唯一需要金錢交易的地方。有的人幾個月不用與他人有所交易,甚至有的一輩子都不需要,倒也安貧樂道。


這幾年大陸政府開發一些少數民族村寨做為旅遊觀光點,他們有了賺取額外收入的機會,這真是大山裡的人走出來的唯一曙光。但,多數的村寨還是沒有這麼幸運。所以,在大陸經濟掘起的這波中,貴州並沒有分到一杯羹,還是維持著全國最窮的省份的記錄。


 




這是我們在雷山縣住宿的雷山國際大酒店,這是2006年12月才啟用的四星級酒店。


 



這是從酒店窗戶向外眺望的景緻,經過一夜的雨,酒店前這條涓涓細流頓時成了滾滾江水。



飯店前的溪流因下雨溪水瀑漲,聲勢浩大,轟隆隆作響。



我望著窗外不停歇的雨開始擔心行程,這樣的天,即使在這縣城的路上依舊只有偶爾挑擔匆匆趕路的幾個行人,單調得更是令人心煩。


 


2007.7.26 早餐後我們準時8:30出發要趕去鎮遠,司機先到加油站加油,這時從另一位貨車司機口中得知,雷山往凱里的S308省道因為坍方而交通中斷,他從昨夜就開始等了。對旅者而言,這真是最不願遇到的問題,我們被卡在一個山城裡。我不死心地查閱地圖,告訴導遊還有一條小路可以出到凱里附近,能到凱里就安心了。原本貨車司機也打算在白天嘗試這條路,他願意帶我們的車走。幾番聯繫後,發現這條小路也不通,我們真的被困住了。夢想中的鎮遠啊!有够遙遠.........


當下與領隊導遊討論後,決定先反回飯店休息,導遊再與公路維護單位連繫何時路能搶通,如果下午4點前能通車我們就趕去鎮遠,否則只好放棄這段行程,估計到鎮遠要拉車約4小時,基於安全考量,我們不希望司機在夜間開車,而且凱里到鎮遠的路也不保證是暢通的。


陷身在山城裡,而且又是資訊不足的大陸,那份不確定與忐忑讓人無奈,我深深體會到台灣的便利與資訊的暢通已讓我們失去等待的耐心。


夥伴們都有同感,幸好是被困在這間四星級的酒店中,而不是荒村野外。回到酒店原來的房間中,咀嚼著潘年英的[黔東南山寨的原始圖像],我開始喜歡上這意外的悠閒,而且就在下著雨的雷公山旁品味著苗家的人文。累了閉目醒了繼續看,能不能去鎮遠,就交由老天爺決定.............


 



一群孩子聚在飯店的房間裡,看電視玩耍,樂著呢!


 



在酒店用過午餐後,本想到雷山的街上逛逛,沒想到一場突來的大雨又破壞了我們的計劃,導遊決定帶我們到坍方處等。車行十幾二十分鐘後,看到前面已排了長長一排的車龍在等待,此時約莫下午三點。圖中那輛綠色的就是我們的車子。


 



大家就這樣不明究理的在車上等待著,幾十分鐘過去後開始失去耐心,開始下車走動,有人下車透氣,有人找地方方便,小孩子們樂得又開始在路邊翻翻攪攪抓蟲子。







 


我開始沿著車龍往前行,想看看那個阻礙我們前行的坍方點。有點無聊的我開始拿起相機記錄此刻,我發現等待變得不無聊了,我開始搜尋著這裡變化,開始思考著如何記錄..........



來時清澈無比的丹江河此刻已成濤濤溪水,淹沒了兩岸低潌地區的稻田及玉米田。




當地村民紛紛拿起大網到河裡撈魚,加菜。





這位大爺穿著鬆垮垮的三角內褲就在河邊撈魚,黟伴笑我這個鏡頭也拍,我倒認為挺有趣的。
 






終於在我走了約莫一公里後,來到了坍塌處,一小片的山坡整個土石滑下將道路掩埋掉,坍方處二邊聚集了等待的人潮及車陣,等待著唯一的一台挖土機清理土石。



已看不出路基,一台挖土機要挖到何時?



導遊說,這裡不同路段包給不同的人養護,這裡現在能有一台挖土機已經很不錯,前二年只有一台小小的小山貓。大概等的車輛實在太多了,快六點時,來了另一台的挖土機,這時,所有圍觀的人都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所有的眼神與希望都聚集在那二台挖土機。



大家屏息以待,看著挖土機前進後退,一鏟一鏟地將土石倒入河裡,鏟了一鏟土石又自山壁滑下一些,就這樣來來回回地又鏟又倒的進行著.............




二台挖土機果然比較快,一個多鐘頭後路基出現了,幸好沒坍掉。


大家期待著最後的清理,希望看到路通的那一刻。



夜暮緩緩拉下,工頭及警察催促大家回車上,路,馬上就通了。


八點整,我們的車小心翼翼地駛過坍塌點,那一刻既興奮又緊張。當車子平安通過後,全車都開心地鼓掌歡呼。


不能去鎮遠當然很遺憾,就留給自己一個想再來貴州的憧景吧!經過這一天,我學會等待..........


今夜,我們回到黔東南最現代化的都市-凱里,見到城區大十字的繁華,彷如大夢初醒.........


 


 


 


 


 



 

全站熱搜

風信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