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7.25  在黔東南大山深處,有一支服飾特别古老而時尚的苗族,在五百年前他門就已經穿著超短的裙子。特别是姑娘、婦女,無論春夏秋冬,她們都穿著僅有十多公分長的短裙。由於服飾的明顯特徵,在苗族的分支中人們稱他們為短裙苗”。據說,短裙苗短裙在歷史上與方便勞動有關,如今卻成為當地開發旅遊的寶貴資源。

貴州省雷山縣大塘鄉新穚村有座被建築專家譽為"罕見的建築風格,舉世無雙"的水上糧倉,古樸的建築、精妙的設計使人為之著迷。糧倉建於水塘上,具有防火、防鼠、防蟲蟻三大功用。


 



新穚村入口位於省道S308路邊,距離雷山縣城不過才13公里。




馬路對面的風雨橋。




一入寨門便看到路邊有人在採摘新鮮的胡椒子,我旅行時喜歡認識各地的香料,於是要了一顆咬下去........嗯...挺辣的!


 



短裙曲的頭上的銀飾非常繁複細緻。



短裙苗擁有世界上超短超性感的迷你裙,這身打扮屬於他們的盛裝,通常在節日或表演的時候才穿。這樣看不出她的裙子有多短,其實,她裡面穿的才是百褶超短裙,前遮短襟,後遮長襟,綁腿,身上掛滿銀飾,頭戴銀冠,走起路來叮叮噹噹響,跳起舞來不用音樂也很有節奏。她的超短裙展現在跳舞時才能顯現出其嫵媚,看照片是看不出來的。


 



現在有的年輕女孩不好意思露大腿,裡面會再穿一條長褲。這樣好像就失去了一點傳統的味道!



他們的上衣十分艷麗,多為手工刺繡加上銀飾點綴其間,圖案非常豐富,苗家女子每人一生中都會為自己縫製這麼一件盛裝。




 




這是一個可以做大形表演的廣場。



 



廣場旁的小店。



現在我們要去參觀水上糧倉嘍!經過的地方一樓都養著牲畜,不時吹來陣陣令人不舒服的糞便臭味。




 



這就是奇特而罕見的短裙苗特殊建築--水上糧倉。通常一戶一座屬於自家的糧倉。



 



始建於百年前的水上糧倉位於寨子中央的低窪處,整齊地排列在水塘上,可防火、防鼠、防蟲蟻,至今仍在使用中。照片中看起比較沒水是因為最近滋生蚊蟲,暫時把水放掉。糧倉用青石塊墊基腳,六個木柱置於石墩上,上頭以青瓦或杉木皮蓋頂。





短裙苗另有便裝,平日是不做這樣的打扮的,沒節慶時為遊客做這樣的裝扮是要收費的,這二位少女收費後很敬業地陪我們去看水上糧倉,我們還到其中一位家裡去上廁所。


我們特別問明有沒有比較乾淨有門的廁所,她就帶我們到她家去。她們家不大,但真很乾淨,要脫鞋子的哦!樓上的起居室有美人靠,典型的苗族吊腳樓建築。但是廁所的乾淨度認知與我們就有一些差距,廁所位在豬圈旁小小昏暗的一個空間,進去前最好先深呼吸,進去吐完氣最好憋住。對我而言其實還好,小時家裡的廁所也在豬圈旁,有異味在所難免,但印象中好像沒那麼另人難以忍受,還是我已習慣舒適的洗手間?忘記了曾經有過的感受?




我們從這個門進去沿著山坡往上參觀村寨。




 



一群苗家的婆婆媽媽就坐在小徑邊邊聊天邊繡花或織小魚網,小孩則在一旁玩耍,我們的小朋友則拿出從台灣帶去的鉛筆送給小朋友,不知婆婆會不會寫字,她也要了二枝。




我們一群人也加入了閒聊的行列。


在貴陽時導遊就交待,旅遊途中若有人問:你們打哪兒來?


我們就要回答:我從福建來。


但是一路面對這些純樸的苗族侗族朋友,我覺得我們很虛假,這樣欺騙式的回答很可恥,我很不希望他們問我,因為這個回答對我來說太困難了。為了保護自己又不得不撤點謊,有一次我為了讓自己好過一點居然改口說:我從香港來。其實,這樣的回答並沒有減輕我的罪惡感。


我怎可用虛假去換他人的真情?走在黔東南,難道我不能真誠一點嗎?





她們的髮型是不是很唐朝?她們把頭髮盤成一個大髻在頭頂上,再用大木梳或髮簪固定住,和國畫中唐朝的仕女髮型非常相似。



 



 



 



注意到沒?她們的耳環全都一個樣式,銀色黑線條螺旋紋,有如一顆大扭扣掛在耳朵上,應該挺重的,我發現好幾位的耳洞都很大,照片中這位也是。




 



這個村寨的環境衛生管理責任劃分告示排就立在小徑旁,除了責任區域分配,上面註明:原則上每天清掃一次,三到五天大掃一次,否則按村級整勝治亂處罰條約進行處罰。



我們順著小徑隨意在村寨中走動,享受悠閒,享受驚奇,享受著這山中村寨的美好.........



 


這戶人家都不在,門口隨意堆放著一些大[黃]瓜,真的是黃色的吔!是我少見多怪嗎?我第一次看到這種大黃瓜。



沒人在家,一樓裡面漆黑一片,我好奇地從未關的窗伸進相機拍下它。


 



這位小妹妹也是見過世面的小孩,我拿著相機朝向她,她就馬上擺出要給我照的pose。





我從半山腰眺望過去,中間有幾棟鋼筋水泥樓房的地方就是來時的公路,公路繞著溪流,村寨就聚集於溪流的二側。怎樣我都難以忘懷黔東南吊腳樓鑲嵌在大自然中的安逸詳和,這樣的畫面,將一直長駐我心中.............


 


參觀完村寨已是七點多,天還未黑。這裡與台灣應該有一個小時的時差距離,但因全中國統一時區,故天黑得晚。看著下田婦女挑擔歸來,兒童在村中嬉戲,不忍催促同行的孩子離開,他們難得能融入這樣一個真切自然的美好地方,享受著嬉鬧追逐。在同伴的吆喝離開聲中,我看到我們同行的一個孩子,以羡慕期盼的眼神看著當地幾個小孩撫摸著雞玩樂不願離去,我馬上請他們借這個孩子摸幾下,我們的這位小朋友開心地摸摸雞,露出滿意的笑容離開.......


 


 


 



 

全站熱搜

風信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