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我喜歡照著小時候的傳統過,雖然可能忙得七葷八素,可是我甘之如飴。


 


我小時候的環境與現在比較起來太困苦了,每天有忙不完的家事讓小孩沒有太多玩樂的時間,父母更是要為三餐不斷奔波。唯有過年時,可以跟媽媽一起殺雞鴨、蒸年糕.......農業社會簡樸的生活裡,過年顯得特別歡樂,讓小孩子期待不已,那種期待的興奮,至今仍一直迴盪在記憶中...........


 


每年,我都一直努力營造出童年時準備過年的歡樂情景。從邁入年關開始,做一兩種應景的粿。除夕前開始採買年貨,一個人忙進忙出,機車的腳踏板上、籃子裡,掛滿我的戰利品,把廚房堆滿各種要拜拜的水果、糖果、南北貨、蔬菜。


 


每年我都請住在鄉下的媽媽幫我準備祭祀用的大閹雞,鄉下農家自己養的大雞是吃玉米長大的,飼養的時間至少半年,肉質香甜而Q,煮的時候空氣中彌漫著雞湯的香甜,真是幸福.........


 





依照客家習俗,除夕要看吉時良辰拜天公。大部份時候的吉時都在子時至卯時間的凌晨,也就是說我在除夕前一天晚上就要開始煮大雞、煎魚、備水酒.........吉時一到就拜天公。鄉居時拜天公都在客廳朝著大門外拜,公寓裡的大門不跟客廳在一起,那就打開落地窗,朝著外面拜。我沒有特別的信仰,但這一天一定很虔誠地拜天公,就是謝天吧!感恩過去的一年一切平安順利,同樣也祈求未來一年家庭幸福美滿、事業一帆風順、孩子們學業成績進步!


 



 


今年拜天公的這隻大閹雞有十斤重。原本請媽媽給我挑一隻最小的約八斤,可是提回家一看,雞骨架有點不正,媽媽堅持祭祀要有崇敬的心,不正的祭品寧可不用,於是重挑了這隻十斤重,依長輩們的說詞,用大雞祭拜很用心很有面子哦!


 


拜完天公的牲禮可以用來拜土地公,但是祭拜祖先就要用另一副全新的祭品,我也不懂為啥,反正長輩如是交待,我也就依循就是了。除夕的早上,通常由我們家老爺去拜土地公,我則要準備回桃園觀音祭祖及拜觀音廟的祭品。


 



 



 


這是桃園觀音廖家的家祠,堂號武威。用堂號作為村名,可見這個村的村民大部份都是廖家宗親。整個早上祭祖的人潮絡繹不絕,祠堂前搭上大雨篷,攞著長長的二條桌子供參拜者放祭品。這裡的每個男子身上都有著相同的血脈,但通常誰也不認得誰。二百多年前廖家祖先跨越黑水溝渡海來台,怎也沒想到二百年後瓜瓞綿綿,子孫繁盛。


 



 



 



 


廖家家祠的建造仿三合院,莊嚴又不失溫馨,兩邊廂房有會議廳及會客廳供宗親歇息。前方有一個半月形的池子,而燒金紙的金亭就在池中。


 



 


 



 


所有的祭祠結束後回到婆婆家已是午後二三點,通常等待的就是年夜飯。往常我都像外燴般,在自家準備好年夜飯的食材,或先作簡單的烹煮,回到婆婆家再加工。我很喜歡自己準備年夜飯,雖忙但很熱鬧很豐盛的感覺,但婆婆不喜歡我太忙碌,也許我做也給婆婆及小嬸們壓力吧!今年他們堅持到餐廳吃,我雖有表達我可以煮,但也不再堅持自己做,我想留給婆婆及小嬸們一個舒服的空間,就讓他們決定吧!


 


今年我們到婆婆家附近的海鮮餐廳吃年夜飯,餐廳裡座無虛席,越來越多的家庭主婦不善廚藝,給了另一批人發財的機會。菜雖好吃,但少了在家動手的樂趣,少了準備時豐富的過程。有的人認為上館子可以留下時間把自己裝扮得美美的,而我心裡想的,仍是舊時代一家人圍坐在灶邊的大桌旁圍爐的溫馨..........明年,我還是想自己動手準備年夜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信子 的頭像
風信子

風信子生活手扎

風信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