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日回娘家有二個目的,第一是送回那隻在台北不受歡迎的小公雞.牠每天天微亮就開始喔喔啼,叫聲宏亮威武,清晨的台北街頭有隻神氣的公雞叫,倒也成了奇景,對我而言是很親切自然的,但晚睡的鄰居可受不了牠,只好儘快送回鄉下.


第二個目的是賞桐花去也,在媽媽的引導下來到小時候常去的崗尾,就在渴望園區裡(即高原村與三和村交界處),十幾年沒來此處,怎麼都追不回以往的記憶.


果然滿山遍野繁花簇簇,令人興奮不已.順著這條新開闢的路往下走可以到三和村,我們邊走邊回憶著孩提時的點滴,一個多小時間見到不超過三輛車,真是難得的清悠之地.





渴望園區邊的空地上長滿了鬼針草,此時開滿了白花,數大還真美呢!




回程走過已不是我們家茶園的茶園,回憶著小時候恐懼我許久的一件事.


那時候家中茶園邊種了一排排的相思樹,在我大約小一的有天夏天傍晚,獨自一人去茶園喊爸爸回家吃晚飯,無意間看到樹上掛了一隻死貓,對小孩來說,那是多麼恐怖的事,但當年乖巧內向的我一直深埋著這個恐懼,從未想過要向家人表達自己的害怕,印象中到國中這麼大了,每到傍晚還是不敢看那個地方,只要不小心撇見那排相思樹,心中莫名的恐懼就悄悄的爬上來.


這件事一直到我二十幾歲才對爸爸說起,現在想想當年的自己,多麼的膽小,為什麼要讓這個陰影埋藏這麼多年?也許是父母的權威使然吧!



回到家旁赫然發現最美最茂盛的一株桐花竟在眼前,由於此株油桐樹並不高,可以近距離欣賞拍照e-mail給弟妹分享.


當老妹告訴我:媽咪說這株油桐是爸爸栽種的,可知我心的悸動?光陰荏冉,爸爸離開我們快十年了,歲月沖不淡對親人的思念,每次回去都想起爸爸生前最後一次站在門口揮手送我們回台北的情景,他生前栽種的樟樹已高過二層樓,楊梅每年到初夏結果滿樹,桐花也繽紛熱鬧,誰說不是前人種樹後人乘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信子 的頭像
風信子

風信子生活手扎

風信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