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為2005年暑假我去雲南回來後寫在Anyway旅遊網的旅誌,後來我並未完成全程的記錄,因為後來孩子開學了,不久我又因為急性盲腸炎開刀,而且因傷口感染而住了二次院,想想未全程記錄有點可惜,但至少我有留下旅程摘要.


D4(7/31) 半夜火車很吵, 大人没睡好, 小孩倒是睡得香甜, 後來還直問可否搭回昆明呢! 6:00左右天還没亮火車就到站了, 遊洱海的船要7:00才售票, 等的過程下雨了, 8點多上船遊洱海, 甲板溼答答, 忍痛花人民幣480元租用包廂給這幾位哇哇叫的少爺少奶奶有個舒適的休息空間, 看了T道茶表演, 遊了二個小島, 12:00下船, 下午遊喜洲民居, 吃有名的喜州粑粑, 參觀嚴家大宅院, 之後遊崇聖寺三塔, 5:00入住風花雪月酒店, 7:00搭乘馬車到大理古城南門, 吃特色餐, 逛古城. <<喜州粑粑是此行遇到最好吃的粑粑了,一定要品嚐. 坐馬車逛古城也很有味道, 不妨試試! 花52元人民幣進三塔參觀, 不會後悔, 裡面有個池看三塔倒影很詩意.>>

----------------------------------------------------

在昆明往大理的臥舖火車上,夜裡不時聽到火車行進ㄎㄧ ㄎㄡ!ㄎㄧ ㄎㄡ!的聲響,半夢半醒間,聽到一群人嘰嘰喳喳的吵雜聲,又聽到有人敲我包廂的隔板,外頭仍是一片漆黑,正在惱怒這些擾人清夢的聲音,外甥大叫:「阿姨!火車快到站了!」此時約早上快6:00,雖一夜輾轉,但時間似乎過得還挺快的。下了火車天還未亮,蟋蟀群還努力地鳴奏夜之曲,只有這群剛下火車的旅者,把大理火車站擠得人聲鼎沸的。火車站前也站滿了旅客及身著金花服的導遊,接火車的導遊們手執旅客姓名牌,你找我,我找你,費了一點工夫我們才和大理段的導遊冉小姐相認,原來旅行社忘給她我們的姓名,她只知我們中有多位小孩。



我們大理段的導遊當然也身著金花服,所謂金花是白族人對姑娘的稱呼,大理超過60%的白族,這兒的姑Q喜歡別人稱她為金花,金花是美麗純潔的意思,而小姐是不潔的女人,如果你在大理叫姑娘為小姐,她多半會不高興,甚至不理睬你。而金花服是白族婦女的傳統服飾,以白色的衣褲為主,袖口和褲邊綉有雲南代表性的茶花、牡丹或蝴蝶等圖案,再配上較有變化性的大紅、粉紅、嫩黃、蘋果綠等各色背心及圍裙,年紀大的婦女則採用藍色或紫色。



白族姑娘叫金花,而小伙子呢?就叫阿鵬哥,雲南的少數民族大多有類似對姑娘小伙子不一樣的稱呼,就像撒尼族的阿詩碼和阿黑哥,親切而質樸。



離開火車站後,導遊說遊洱海的船7:00才開始售票,問我們要不要去吃早I,由於昨夜在昆明買的麵包沒吃,於是我們直接到碼頭等船。這一路到碼頭,蟋蟀群還是努力地歌唱,我很喜悅在這古鎮上能聽到這樣的大地奏鳴曲,不管在街道邊或碼頭裡,都有悅耳的蟋蟀叫聲,代表了古鎮的潔淨不受污染,大自然的昆蟲才能悠然於此,這些聲音再度勾起我遺忘多年的鄉居記憶……



在碼頭候船時,暗沉的天空突然下起雨來,所有遊客紛紛跑去買風衣或雨傘,由於我們準備的雨具均放在車上,只好跟著人群去搶購,風衣一件¥20元,雨傘一支¥10元,我們買了3件風衣和2把傘。直等到8點多才陸續讓我們上船,原來我們搭的是可以容納幾百人的大船-海星號,上船後仍下著雨,甲板上到處溼答答的,又是人擠人,小朋友們開始怨聲四起,導遊很有經驗的帶我們到有包廂的這一層,告知可以租用包廂,一間¥480元,若不儘速決定很快就會被別人搶走了。聽了令人咋舌,這可不是小數目,遲疑了一下還是忍痛租了。這個約4坪大的空間,在這個遊洱海的上午,提供大家一個溫馨舒適的休憩場所,事後想想,出來玩嘛,開心盡興最重要。



碧波盪漾的洱海,可真稱得上是高原明珠,湖水清澈碧綠,四周風景如畫,南北長40公里,總面積達240平方公里,船行在湖中就如同在大海中一樣,難怪可遊上半天。船開不久雨就停了,雨後的蒼山洱海更顯清麗脫俗,幾抹淡淡的白雲輕繞在蒼山山腰間,好一幅天然的潑墨山水,只有身歷其境,呼吸著這裡清新的氣息,才能真正感受到這股悠然。



船行不久,輪到我們欣賞白族三道茶表演,由白族金花和阿鵬哥表演傳統歌舞及婚俗儀式,歌舞秀開始及中場,分三次上茶,稱三道茶。第一道為苦茶,止渴生津、消除疲勞;第二道甜茶,有生薑、蜂蜜、核桃或桂圓等佐料;第三道回味茶,放有花椒,喝起來微微的辛辣,這三道茶寓含著一苦二甜三回味的人生哲理。



一個多小時後,停靠在一個比船還小的島邊,只停靠10分鐘,小小的島上原就有十幾二十個賣炸小魚蝦及紀念品的小販,再擠上我們這船的遊客,擁擠不堪,得小心翼翼一個挨一個走,不然好像就要被擠下島般。下船原是要參觀一座廟的,但這人山人海的景象,讓我們只能把握時間空間買了炸小蝦,¥2.5元一碗,隨後又被推著走,最後搶購三支玉米共¥3元,又被推著上船。雖覺得太觀光性了,但還是值得的,因為這兒賣的洱海炸小蝦超鮮美。



在船上的包廂中,孩子們利用裡面提供的麻將設計起自己的遊戲,像是疊疊樂和猜牌,讓整個包廂充滿了歡笑,我真佩服他們的創意。



約十一點時,我們來到「南詔風情島」,這裡是古代南詔王的避暑行宮,歷經南詔及大理兩朝共六百多年,歷史上的行宮已不復原蹟,但依原貌重建,也是典型白族建築。如今此避暑行宮是個賓館,供中外遊客住宿渡假。島上有一尊漢白玉石雕成的阿嵯耶觀音,非常高,遠處即可遙遙望見,護衛著南詔大理。南詔風情島地勢較高,綠蔭蔽日,花木扶疏,可眺望蒼山洱海的壯麗綺麗風光,是我個人認為較值得看的島。



12點多下船,感覺大理真的如昆明導遊說的比昆明熱,但她卻沒說為什麼,我在現在還不明其原因,實在應該有追根究底的精神。



這個季節鼎鼎大名的蝴蝶泉沒蝴蝶,所以找到師傅後我們就直奔喜州,喜州曾是南詔的軍事重鎮,過去工商業及文化比較發達,有著保存最多、最好的白族民居建築群,是典型的“三坊一照壁”及“四合五天井”的白族庭院格局,主房坐東向西,以西為貴(照壁所立位置)。這些民居雕梁畫棟、斗拱重疊、翹角飛檐、門樓、照壁、山牆的彩畫裝飾絢麗多姿,充分展現了白族人民的建築才華和藝術創造力。像是我們參觀的嚴家大院,就是比較著名又保存白族傳統民居特點的宅院,主人還曾任雲南省副省長呢!
繞在喜州狹窄的街道上,兩旁儘是傳統的白族建築,店舖銷售的都是一些民生必需品或古玩,一些身著傳統白族服飾的老奶奶穿梭其間,我很想捕捉她們質樸可愛的身影,又怕被拒,只好偷拍,成功地拍攝到二位坐在門口聊天的老奶奶,讓我沾沾自喜好一會兒。



走到喜州鎮中心,有一文明坊牌樓,這兒的景緻有點像台灣的廟口,許多小販就在牌坊邊做起小吃生意,其中這兒的喜州粑粑最是令我念念不忘、回味無窮,喜州粑粑有點像是我們的蔥油餅,分甜鹹二種口味,香酥味美,一個才¥2元,真的是好吃極了!靠著好吃的粑粑,就解決了我們一行人的午餐,要不是老闆說冷了不好吃,還真想打包呢!



原路走回的路上,一群人在街道邊賣剛採摘回來的各種野生菌菇,讓我這個愛逛市集的人欣喜不已,要是在台灣,我鐵定買幾包回家嚐鮮,但在這兒只有心癢癢的份。



離開喜州的下一站是矗立在蒼山腳下的大理崇聖寺三塔,千年來歷經戰火及天災的摧殘,崇聖寺己毀,現正在重建當中,而三塔依舊矗立那兒訴說著大理的歷史。繞到三塔的右方,有@潭水碧綠如玉,浪平如鏡,三塔雄姿倒影其中,清晰可見,我找到絕佳角度,為每個人留下最美的鏡頭,之後就地坐下,靜靜地欣賞這三塔倒影美景,久久不捨離去。



後來我們走到三塔後面,爬上鐘樓,觀看全國第四大鐘,並以不同角度眺望三塔及整個大理古城,一切盡收眼底。



5:00進住大理古城東北角的風花雪月酒店,這是今年新開幕仿白族建築的酒店,白牆青瓦,再以青線條勾勒白牆,裡面可說超五星級,寬敞舒適,只是房間還瀰漫著新裝璜的味道,有些嗆鼻。



大理的晚上7:00像台灣的黃昏,我們走出酒店,左前方就有一些攬客的計程車及馬車,我們這些孩子們穔M選擇馬車,馬車坐位有三排,每排可乘坐2-3人。向大叔詢了到古城南門的價錢,原開價¥20元一輛車,我還以¥10元,大叔不肯,堅持只能降到¥15元,他說因為距離有點遠。其實我對這兒車資一點概念都沒,又不能顯示自己的外行,只好說:「好吧!我們先上車再說吧!」



黃昏的馬車帶著我們歡樂的笑聲往前行,達-達-的馬蹄交替著大叔的喝斥聲,有種時空錯亂的感覺,挺美好的。其實大叔人不錯,莊稼人黝黑的膚色,使我想起已往生的老父,突然心生悲憫之心,當下決定不再和大叔討價還價了。馬車行經東門,請大叔給我們下馬拍照,大叔還簡單給我們介紹了大理古城的城牆,原來東門是後來仿建的,唯一真正保留原貌的大理古城門只有南門,而大理古城的東北及東南角各建了一個蓄水霸。



馬車繼續前行,轉過東南角後開始微微上坡,馬兒的速度慢了下來,漸漸開始感覺牠開始喘氣,幾個孩子挺有悲天憫人之心,開始竊竊私語,覺得馬兒好可憐,其實我自己又何嘗不是,開始天人交戰,要不要就多付些給大叔呢?最後我還是堅持小氣些,沒有多給,畢竟多給是給主人,馬兒享用不到,不是嗎?下馬車後,大叔問我們何時回酒店?他可以載我們,因我們沒有任何計劃,只有待機縁了。



進了大理古城南門,就像走入古裝劇中,青瓦白牆頗具歷史的建築,兩旁商店林立,街道上許多遊客悠遊閒逛,貫穿南北的復興路,處處可見大理石雕刻、扎染、草編等民族藝品。來此不為自己添購一些紀念品當做回憶怎行?外甥女挑了一套金花服¥34元,小女生穿起來真是好看,只是回台後只能當節慶表演的民族服飾穿了。我和老妹則挑了一些白族風的圍裙(每件¥6元)和信插(每件¥8元),上頭有代表白族的山茶花或蝴蝶等刺繡,感覺挺有特色又划算,往後一路再也沒遇見這麼便宜的了。



買了些紀念品後,孩子們嚷著肚子餓,就開始找吃的,這裡很多住宿兼賣炒菜的店,來到網路上有人推薦的「楊記老字號/正宗白族風味餐」,這裡一樣時興看著點,這兒和在石林不同的是,店家把所有的食材都擺在店門口,一堆稀奇古怪的東西,讓好奇的媽媽們東指西問了許久才點完菜。因為來之前上網做了功課,所以點了幾道這兒的風味菜,像是木瓜雞、砂鍋魚、酸辣魚、炒洱海貝殼肉、黃花煎蛋等,這兒的菜算是重口味,香辣鹹兼具,很下飯,雖特別交待廚房不要太辣,但對台灣來的我們而言,還是算辣的,幸好孩子們能吃一點辣,很快就吃飽跑出去玩了,剩下我們二位媽媽享受這些美食。這兒的魚值得特別推荐,打撈自洱海,鮮美無比,一點也沒有沙土味,但可以交待不要太鹹。這一餐的美食才¥123元。



現在的大理古城雖因觀光而商業化,但我不排斥這樣的感覺,尤其到了洋人街,咖啡店和酒吧林立,晚上十一、二點依然遊客如織,這些為了享受時空交錯感的遊客們,三五成群坐在古城路邊的咖啡座上,一邊啜飲美酒或咖啡,一邊享受震耳欲聾的熱門音樂或悠然的輕音樂,一邊欣賞古城特有的夜,悠閒地嗑牙,天南地北,好不暢快。難怪不管中外,許多人喜歡這兒,甚至在此地落腳十天半個月,只為在庸碌的現代生活裡,找到一個心可以寄情、可以[養、可以暫時解脫的地方。



古城雖不太,也值得用心體會良久,直到11點半,才想起已無馬車,一行七人本想找二台計程車,但這兒的師傅人很和善,一台車¥6元,就將我們送回酒店。



我在金鏞筆下的大理城,有著一夜的好夢……………


http://www.anyway.com.tw/blog/?jodyhsieh&exec=A110&Id=29504

全站熱搜

風信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